Hi,歡迎光臨:中國南方藝術(www.ybvave.live)!收藏我們 [高級搜索]

走進彼得漢德克《顛倒的世界》——談談2019諾貝爾文學獎

2019-10-14 09:38 來源:中國南方藝術 閱讀

我醒著入睡了,我沒看東西,是東西在看我,我沒動,是腳下地板在動我,我沒瞅見鏡中的我,是鏡中的我在瞅我,我沒講話,是話在講我,我走向窗戶我被打開了。

我躺著站了起來,我沒張開眼睛,眼睛卻張開了我,我沒聽見聲音,聲音卻在聽我,我沒吞水,水卻在吞我,我沒抓東西,東西卻抓著了我,我沒脫衣服,衣服卻脫掉了我,我沒勸自己聽話,話卻勸我擺開自己,我走向門,門閂按住了我,卷簾升起了,卻變成黑夜,為了喘口氣,我把頭浸進了水里。

走進彼得漢德克《顛倒的世界》

一、外相的倒置

從物理意義上看顛倒的世界,最為直接的方式,是倒立!隨意找一處有墻壁的地方,以一種垂立地面九十度的姿勢,便可看到一個倒置的世界。這是一種上下的對立,剛好不同于鏡子中的對立,鏡像是左右顛倒的,也是不可察覺的。但是倒立這一動作,對于大多數成年人來說,要完整地實現會比較困難。但是鏡中世界的顛倒,卻不容易被人察覺。

二、經驗的錯位

醒著入睡

躺著站起來

入水喘氣

這三個動作,與日常經驗是完全背離的,常規經驗的正常操作是:閉上眼睛入水,躺下去,出水喘氣,他用"斷片式、馬賽克式寫作方法",將現實場景低層次描繪出來,給人一種身臨其境的感覺。這些雜亂似乎無邏輯、隱秘而又真實的體驗,體現了暗藏在這些語言背后不安、痛苦、焦慮、模糊等難以言說的復雜情緒。

漢德克反對傳統文學觀念中封閉的敘述模式,他認為文藝作品并不能承擔人

類的經驗,要"逐漸脫離不必要的虛構形式……那些杜撰的故事也成為無用的東西。因而文學更重要的是表達感受,借用語言,或者不借用語言。"(《我是象牙塔的居民》,他再創作中,盡量回避傳統的宏大敘事,而贊成以個人經驗的書寫來反映存在的普遍性。

三、延續的風格

彼得漢德克對于經驗的突圍,也延續在他的小說上!妒亻T員面對罰點球時的焦慮》和《推銷員》就是這種敘述風格的代表。

這兩部小說都帶有有濃厚的偵探小說色彩,超越了傳統意義上的小說劃分界限。單一的獨白和意識流彌漫在語言與對象之間的巨大張力中,這是一種游戲式的敘述狂歡。

《推銷員》是一部沒有具體敘事線索和故事情節的小說,推銷員像是一個無處不在的高清鏡頭,觀察一切,記錄微不足道的細節,小說的主體也不是表現的主人公本身,而是辯證上演著"秩序與無序"。

而守門員這部小說,相較于之前一部,主人公擺脫了無名狀態,而擁有了名字——約瑟夫·布洛赫,主人公的身份也是明朗的,布洛赫如今是個安裝工,而退役之前他是一位著名的足球守門員。他有過婚姻并有一個孩子,但是早已離異,他們和他的關系也很疏離。但是小說里面描敘的時間卻是線性的——某天早上布洛赫突然離開自己安裝工的崗位,在維也納毫無目的地游蕩在他偶然的情況下,他和電影院女售票員格達有了一夜情之后,卻無緣無故地掐死她。隨后布洛赫乘車到邊境上的一個小鎮藏匿起來,故事結尾時,布洛赫來到球場,目睹一個守門員一動不動地撲住點球。

當他在小說最后獨處一室時,"他依次看到一個'柜子','然后''一張''小''桌子','然后''一個''紙簍'。"接下來,當他重新打量眼前的物體時,語言符號終于被物體本身所替換,在小說里,他看見的"椅子""床""桶"都是用具體的繪畫符號所代表的。

有學者評論稱 "這部小說既不是發生在洛杉磯或者西柏林,也不是發生在冬天或者夏天:只要讀者讀到它,它就會發生在讀者的內心里。"作者如此意在讓讀者在其中能夠尋找到令自己恐懼的現實故事,因為"每個句子都是一個故事",會使人"回到現實中來"。

歡迎轉載分享但請注明出處及鏈接,商業媒體使用請獲得相關授權。
0

最新評論 已有條評論

韩国快乐8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