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歡迎光臨:中國南方藝術(www.ybvave.live)!收藏我們 [高級搜索]

新晉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托卡爾丘克:“我是榮格心理學的信徒”

2019-10-14 09:14 來源:中國南方藝術 閱讀

北京時間10月10日晚,瑞典文學院宣布2019年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同時,將2018年停頒的諾貝爾文學獎授予奧爾加·托卡爾丘克(Olga Tokarczuk)。

頒獎詞稱,奧爾加·托卡爾丘克“有著百科全書般的敘述想象力,她把橫跨界限作為生命的一種形式”。

奧爾加·托卡爾丘克

奧爾加·托卡爾丘克于1962年1月29日出生在波蘭。她畢業于華沙大學的心理學系,后在波蘭的一家心理健康咨詢所做心理咨詢師。

心理學的學習與工作經歷極大地影響了托卡爾丘克的創作風格,她的小說總是以夢境或者現實之外的“另一個空間”為主題,作品中經常探討個體的夢境或集體潛意識。

在一次采訪中,當被問到心理咨詢師的工作如何影響了她的寫作時,托卡爾丘克回應道:心理咨詢師這份工作對我啟發很大!我需要仔細聆聽來訪者的故事,每個人都有很多的故事要告訴你,這些故事足以成書。并且,每個人也都有自己的立場,對同樣的事情也會有不同的觀點,這與他們自身的性情、生活經歷、文化儲備有關。對她而言,心理咨詢師這份工作是一片敘事的海洋。

而小說則是在講述他人的生活。一本好的小說能夠讓我們進入到別人的角色中,用他們的眼睛去看世界,幫助我們與他人、與世界進行復雜而深刻的交流,從而更好地理解他人。我們之所以讀小說,也是因為我們在內心深處想成為另一個人,想要去嘗試另一個人的生活。

奧爾加談我們生活的這個世界。她說,我們生活在一個尚有許多未知的世界中,生命在很大程度上會超乎我們的控制。我們在世界上的體驗有很多,我們感受到的只是現實的某個側面、某個維度, 也會遇到許多超現實的、荒謬的事情。

比如說,我們感覺不到引力波,但它就在那里;過去的人將它視作一種魔幻的、來自另一個維度的東西,直到現在它才被證實是真實存在的。而僅僅使用現實主義的方式來敘述這個世界是不可能的,這樣總會錯過一些東西。

她坦言,夢是她寫作的靈感來源,她從夢中領悟了很多,“它們發現了許多我沒有意識到的事,帶領我超越理性與現實的邊界”,我們的夢中包含我們過去幾代人甚至人類社會的共同經驗(注:也就是榮格所說的“集體無意識”)。

夢也是對思維方式的一種鍛煉,它們可以打破我們陳舊的思維模式,給人以新的啟迪,夢中所傳達出來的東西令我們感到驚訝和震驚。

她接著說道,自己年輕時有個習慣,就是把做的夢都寫下來;而這“簡直就是一座偉大的寫作學校!”你需要將那些模棱兩可的、怪誕的、完全是語言之外的東西用語言表達出來。

奧爾加·托卡爾丘克自稱為榮格的弟子,她說:

“在我看來,在所有偉大的思想家和心理學家中,榮格最適合成為作家的導師。”

我們能從他身上學到:故事擁有自己的生命,在人類文明的早期,它們就以神話的方式陪伴著我們。

我們還學到,神話并沒有消亡,它們只是作為我們生命內在結構的基本元素而存在。然后,作家還能從榮格那里學到謙遜——在寫作和敘述故事時,我們進入到湍急的現實之流,而只能取一瓢飲。

諾貝爾物理學獎的獲得者泡利(W. Pauli,1945年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諾貝爾文學獎的獲得者黑塞(H. Hesse,1946年獲諾貝爾文學獎),也都曾是榮格的病人。

1916-1920年間,黑塞曾與榮格及其學生約瑟夫·貝恩哈特·郎昂(J. B. Lang)做分析性心理治療。黑塞的心理分析經歷,不僅幫助他度過了心理危機,而且激發了他的文學創作。

1945年,泡利以其著名的“泡利不相容原理”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盡管泡利在其物理學的世界中不斷追求完美,但是他在現實生活中卻遭受著壓力和分裂的痛苦,婚姻的瓦解和母親的不幸去世,都加重了其心理危機;如電影《美麗心靈》中所呈現的那樣。

1930年,泡利向榮格尋求幫助,開始了他的心理分析經歷;他也曾將心理分析帶給他的啟發,將《易經》及中國文化,整合于其物理學研究體系……

(本文參考:《榮格與中國文化》申荷永,高嵐 著;2018年3月3日《新京報·書評周刊》B01-B03版)

歡迎轉載分享但請注明出處及鏈接,商業媒體使用請獲得相關授權。
0

最新評論 已有條評論

韩国快乐8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