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南方來信 南方美術 南方文學 南方人物 南方評論 南方圖庫

南方人物

“幸福歌手”詠峰:聲樂是信仰,不為名利唱歌

2012-09-28 09:40 來源:中國新聞網 閱讀

\

  中新網北京10月31日電(蒲波) 褪去軍裝的詠峰,看上去很有親和力,說話語速慢,很有表現力,說到音樂界的前輩,會模仿得惟妙惟肖。

  2009年,二炮文工團的詠峰剛結婚。他以優異的成績從中國音樂學院畢業后,在民族聲樂的道路上堅守了十余年。“學聲樂,對男生來講,是一種信仰。如果你有歪思想,信仰就會偏離,所以一定要抱著虔誠的心態。”詠峰說。

  作為連續五屆中,唯一一位目前還活躍在歌壇的中國音樂學院的男高音,詠峰覺得自己非常幸福。他感嘆中國的男高音越來越少,呼吁中國聲樂教學改變美聲教學模式,一直沒有停止思考“中國民族聲樂的未來在哪里”。

  “我不能為了名利唱歌”

  龔琳娜的《忐忑》有一種魔力,席卷了大江南北。詠峰談到這位同班女同學,頗贊賞她對民族聲樂的現代化探索所做的努力。

  “‘龔琳娜’是一個現象,是現在的人處于浮躁心情下,對社會、工作、生活壓抑的一種釋放。”詠峰以為,《忐忑》是一種狀態,“她天天唱,她也受不了,每天都處于崩潰的邊緣”。

  射手座的詠峰,似乎對每一件事情都有自己獨立、深入的思考。在外界看來,他是一個典型的比賽型的歌手,從青歌賽到金鐘獎,曾經一屆又一屆“頑強堅持”。對于詠峰自己來說,簡單的人生卻是從努力去適應比賽到思考“為什么要唱歌”。

  “人為什么要唱歌?我在唱什么?誰在聽?他在聽什么?”詠峰將歌唱上升到哲學的程度,他說:“有些人在想‘我唱名’,有的人為了‘唱利’。我不能為了名利唱歌,要為了自己的熱愛去歌唱。”

  支招:比賽要唱最適合自己的

  參加六屆青歌賽,以銅獎收尾,詠峰很滿足了。

  “我收獲了聲樂的成熟、心態的成熟,收獲了太多人的關注,還有圈內專家對我的認可。”詠峰歸納了自己十年參加歌唱比賽的所得。他將“那十年”比喻為“真空包裝”,“心理都沒有太大變化,思想很單純”。

  詠峰認為,比賽的目的對歌手很重要。“我想,通過比賽學習到什么,看看自己一段時間唱到什么樣,讓更多喜歡我的人在屏幕上看到我,我就很開心了。”

  他悟到:比賽比什么?不是檢驗選手唱歌是好是壞,是檢驗選手準備比賽的成熟程度,如作品怎么選、怎么處理的。“怎樣讓自己心理成熟?怎么讓評委老師認可你?最主要的是要讓自己適應這個比賽。”

  “青歌賽就是一個中央臺的節目,不是一個真正的聲樂大賽,”詠峰回憶到,當年沒有拿到好名次,他一點也不后悔,也不難過,因為盡力了。

  “我不怪任何一個評委,”在詠峰看來,參加比賽,得到徐沛東、李谷一、趙季平、萬山紅、蔣大為、李雙江等音樂界前輩的鼓勵、喜歡和認可,是比拿金獎還要讓他興奮的事情。

  他也建議參加青歌賽、金鐘獎的歌手,選擇作品不能太大,因為會暴露自己更多的問題。“平常練都沒有太大把握,比賽一緊張或者不舒服,就會唱不好,還不如唱小歌。選作品要適合自己。比賽就是展示自己目前水平的一個平臺,不要想要拿到什么獎。越想怎樣,結果越不好。應該懷揣真誠的心去比賽。”   十年的好歌為什么沒了?

  詠峰剛出了自己的第一個專輯,對于一個歌手來說,時間有點晚。

  “我希望唱自己歌,”詠峰給自己的新專輯找到了一個主題“幸福”。詠峰愿意談幸福,但他更想要表達的是自己的憂慮。

  “十年來的好歌為什么沒了?”他看到了,人與人之間的交往在發生變化,人看待事物的方式發生了變化。

  詠峰說,中國的民族聲樂的作曲斷代了,這源于市場經濟對傳統文化的沖擊。“作曲家在尋找利,沒錢,不寫,不會去采風,下到農村、邊緣山區,尋找最震撼心靈的音樂之聲。”

  “民族性”是詠峰反復強調的中國聲樂的核心。中國的民族聲樂教學也是以美聲為基礎的,“少數民族歌手,學成美聲,民族性丟失了”。

  “有的人在夾縫中會站起來,更多的人是離開。”詠峰談到目前中國民族歌手的現狀:“音樂學院出來的,不具有民族性,有民族性的,又走不到這個舞臺上。”

  他呼吁音樂學院的教學保留民族性,因材施教,讓漢族的唱好漢族的歌曲,蒙族的唱好蒙族的歌曲。“一個歌唱家把各民族的歌都唱好,可能嗎?共性放大,就沒有個性。一定要讓學生知道什么更適合自己。”

  “我是一個非常幸福的人”

  詠峰與“幸福”這個詞結緣,是去年11月的事情。

  結婚一周年的時候,詠峰遇到一個企業家。“他是個業余詞作家,他寫了一首歌,叫《感受》,我很喜歡,”詠峰對這位企業家說,希望能唱這首歌,還希望有所改動。

  “你我心相依,你我幸福相伴到永遠。”《幸福永遠》的歌詞寫道。那天晚上,詠峰十點多回到家,坐在電視機前,卻看不下去,到十二點,他有了靈感,開始彈琴,凌晨一點多,寫就這首歌唱幸福的曲子。

  詠峰把自己對家庭的感受寫進去了,他說:“我覺得我不是作曲的,只是一種情感的抒發。這首歌發布后,不光是我的歌迷喜歡,很多地方都知道《幸福永遠》,是一首很耐聽的歌。”

  一個人到一定的年齡,就會考慮,我要為身邊的人做什么?何況是一個演員。這是詠峰的思考。

  有了《幸福永遠》,再有了《幸福大路》,詠峰被歌迷稱為“幸福歌手”。他透露,現在正在制作另外一首跟“幸福”相關的歌。

  詠峰的幸福感,不只來于多年來付出的努力得到圈內專家的認可、得到歌迷的喜愛,不只因為媽媽的開心和滿足,不只因為收獲了一份遲到卻幸福的愛情,還有一份幸福來自對家鄉的熱愛。

  11月,他的新MV《這里最早叫中國》要開機了。這首歌是關于詠峰的家鄉山西運城的。說起運城的悠久歷史、名勝古跡,詠峰非常興奮。他希望自己能夠為家鄉做更多更多。

  “我覺得我是非常非常幸福的人,要給大家帶去更多幸福的歌。”在訪談最后,詠峰還拿出自己做滿標記的樂譜,唱起自己正在寫的歌。

0

熱點資訊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聯系電話:13882336738 QQ:906001076
電子郵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請將#改為@)
蜀ICP備06009411號-2
韩国快乐8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