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歡迎光臨:中國南方藝術(www.ybvave.live)!收藏我們 [高級搜索]

民國怪人:辮子教授辜鴻銘

2019-10-09 09:26 來源:中國南方藝術 閱讀

1917年的北京大學,新文學運動風起云涌,新思潮層出不窮。4月的一天,一個梳著長辮子的教授走上了思想先進的北大講臺,學生們哄堂大笑。只見這位教授平靜地說:“我頭上的辮子是有形的,你們心中的辮子卻是無形的。”聞聽此言,狂傲的北大學生一片靜默。這位頭戴瓜皮帽,腦后拖著又長又細辮子的人,就是精通西學又極端保守,且言行怪異的民國文人--辜鴻銘。

辜鴻銘

辜鴻銘(1857年7月18日-1928年4月30日),名湯生,字鴻銘,號立誠。1857年生于南洋英屬馬來西亞檳榔嶼。其父在檳榔嶼為英商布朗經營橡膠園,母為歐洲人。因從小聰明伶俐,被布朗收為養子。1867年,10歲的辜鴻銘隨義父布朗返回蘇格蘭,接受系統的西方教育,后獲愛丁堡大學文學碩士學位,又赴德國萊比錫大學等著名學府學習,廣泛涉獵西方文學、哲學等,精通英、德、法、拉丁、希臘等多種語言。

完成學業后,辜鴻銘回到祖國大陸,埋頭研究中華文化,并在晚清實權派大臣張之洞幕府中任職20年。清朝末年,辜鴻銘步入仕途,到外務部任職。辜鴻銘自稱“一生四洋”,即“生在南洋,學在西洋,婚在東洋,仕在北洋”。

1917年,辜鴻銘受北大校長蔡元培聘請,出任北京大學教授,講授英國文學和拉丁文等課程。從此,沙灘紅樓的那個校園里便經常可以看到這位拖著長辮的老夫子若有所思地行走。這個時期的辜鴻銘不僅在國內名聲鼎沸,在西方文化界名氣更大,以至于西方曾有人說,到了中國可以不看紫禁城,但卻不能不見辜鴻銘。印度圣雄甘地稱他為“最尊貴的中國人”。

辜鴻銘的語言天賦在近代可以說無人與其比肩。林語堂對其英語造詣贊譽極高,稱“其英文文字超越出眾,二百年來未見出其右者”。辜鴻銘還精通其他語種,諸如法、德、俄、日文和拉丁、希臘兩門古語。他憑借著非凡的語言奇才,向西方社會譯介中國傳統文化。其著作大多以英文寫成,且完稿后,又多以拉丁文命名。他第一個將《論語》、《中庸》譯成英文,相繼在海外刊載。他雖通曉多國語言,但最看重的還是漢語。他說,世界上最為偉大的語言有三種,一是漢語,一是希伯來語,一是古希臘語。

學貫中西的辜鴻銘早年在許多西方國家游歷,西方文化爛熟于心。但是,他卻以全盤否定西方文化、極力維護中國傳統綱常著稱,甘愿做儒家文明的信徒。從1901至1905年,辜鴻銘分五次發表了一百七十二則《中國札記》,反復強調東方文明的價值。1915年《春秋大義》即有名的《中國人的精神》出版。這是辜鴻銘向西方宣傳中國傳統文化的代表作。書中極力闡述中華民族的精神和中國文明的價值,鼓吹中國文化救西論。他以理想主義的熱情向世界展示中國文化才是拯救世界的靈丹妙藥,同時,他對西方文明給予了尖銳而深刻的批判。辜鴻銘說,美國人博大、質樸,但缺乏深奧;英國人深奧、質樸,但又不夠博大;德國人深奧、博大,但缺乏質樸;而只有中國人和中國文明具有深奧、博大和質樸的秉性。

1916年,《春秋大義》德譯本出版,在德國掀起一股“辜鴻銘熱”,德國人對他尤為青睞,認為象征東方文化的只有兩個人,一個是印度的泰戈爾,一個便是中國的辜鴻銘。在德國一些大學的哲學課上,辜鴻銘的著作被作為大學生的必修課,學生若不懂辜鴻銘,則不能參加哲學討論。丹麥著名文學批評家勃蘭兌斯在《辜鴻銘論》中稱他為“現代中國最重要的作家”。辜鴻銘在國外已化為一個符號,象征著以儒學為代表的中國文化。

出于對中國文化的狂熱,辜鴻銘一味地強調復古,甚至迷戀陳舊的封建文化。他迷戀帝制,是堅決的保皇派。他寫文章吹捧垂簾聽政的慈禧,贊其“三十余年,盛德崇功不可闡述”,“其德足以感人,其明足以知人”。1912年清帝退位后,回到北京的辜鴻銘以遺老自居,蓄辮抗世。即使在北京大學講課的時候,他還是留著清朝的大辮子,成了民國期間一道獨特的人文風景。張勛復辟,辜鴻銘積極參與其中,后被任命為外務部侍郎。12天后復辟失敗,辜鴻銘仍回北大教書。

辜鴻銘之出名,還因為他的許多特立獨行的做法。日常生活中,他帶著書僮,偏好女人裹小腳,尤其喜愛中國姑娘的小腳,他的夫人淑姑就是小腳女人。他也贊成男人娶妾,他自己結婚不到一年,就納一個日本女子為妾。他為一夫多妻制進行辯護,比喻男人是茶壺,女人是茶杯,一把茶壺可以配多只茶杯。

在北大激昂亢進的革命氛圍中,辜鴻銘每日里以他那副標志性的裝束,保持著鮮明的個性。他用純熟的西方語言宣揚古老的東方精神,他反對女生上英文課,反對新文化運動,這在當時的北大校園里的確是獨樹一幟。他給學生講課,首先與學生約法三章:第一章,我進來的時候你們要站起來,上完課要我先出去你們才能出去;第二章,我問你們話和你們問我話時都得站起來;第三章,我指定你們要背的書,你們都要背,背不出不能坐下。在課堂上,辜鴻銘常常借題發揮,大力宣講中國的傳統文化。他把《千字文》和《人之初》譯成英文,在課堂上教學生用英文念《千字文》,說是念,其實更像唱,音調很整齊,口念足踏,全班合唱,旁人聽起來甚覺可笑。這種獨一無二的教學方法很受學生們的歡迎。

辜鴻銘一向恃才傲物,目中無人,眼中能看得上的人寥寥無幾。他反對新文化,但卻堅決地支持新文化運動的主將蔡元培。辜鴻銘在課堂上對學生們講:“中國只有兩個好人,一個是蔡元培先生,一個是我。”1923年1月,蔡元培因不滿北洋政府的腐敗,憤而辭去北京大學校長一職。辜鴻銘與蔡元培同進退,隨即也辭去北大教職。此時,國民革命方興未艾,“舊派”人物日薄西山,還保留著清朝遺老裝束的辜鴻銘更是成了一個過時的人物,備受時論的諷刺與奚落。

1928年4月30日,辜鴻銘的生命走到了盡頭。臨終前,他的床上還放著儒家典籍的講稿。

歡迎轉載分享但請注明出處及鏈接,商業媒體使用請獲得相關授權。
0

最新評論 已有條評論

韩国快乐8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