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歡迎光臨:中國南方藝術(www.ybvave.live)!收藏我們 [高級搜索]

南懷瑾:中國文化的三個夢

2019-09-30 09:24 來源:中國南方藝術 閱讀

南懷瑾

中國文學里,有三個很有名的美夢,是指點人生哲學的妙文。一個是莊子的蝴蝶夢;一個是邯鄲夢;還有一個便是唐人李公佐著的南柯夢。縱然南柯夢醒,但人欲無窮,仍不肯罷休。死了還想升天堂,到他方佛國,也許在那里,可以滿足了在這個世界上所不能滿足的欲望吧!

其中一個唐代文學上有名的夢,便是邯鄲夢。這是說一個盧姓書生,進京去考功名,走到邯鄲道上,疲倦了想休息,旁邊一個老頭子正把黃粱米洗好,要下鍋做飯,就把枕頭借給這個盧生去睡。這個書生靠在他的枕頭上睡熟了,睡中他做了一個夢,夢到自己考上功名,中了進士,娶妻生子,又很快地當了宰相,出將入相,四十年的富貴功名,烜赫一時,結果犯了罪,要被殺頭,像秦二世的宰相李斯一樣,被拉出東門去砍頭。他一嚇醒來,回頭一看,旁邊這個老頭兒的黃粱飯還沒煮熟。老頭子看他醒了,對他笑一笑說:四十年的功名富貴,很過癮吧!他一想,唉呀!我在做夢,他怎么知道?他一定是個神仙來度化我的。于是不去考功名,跟著老頭兒去修道了。

有的說,這個邯鄲夢的主角,就是歷史上有名的神仙呂純陽,那個老者,便是他的老師漢鐘離。這個故事,是教化性的,宗教哲學性的,要人看破人生。所以在后世的文學中、詩詞里,很多提到黃粱未熟,或黃粱夢覺。

但是后來有一個讀書人,卻持相反的意見。他也落魄到了邯鄲,想起這個故事,作了一首詩說:“四十年來公與侯,縱然是夢也風流。我今落魄邯鄲道,要向先生借枕頭。”即使是夢中事,也可以過過富貴癮。這首詩對人欲的描述,真可說淋漓盡致。

——《孟子旁通》

還有一個是南柯夢,唐代的,說有一個人好吃懶做,卻一心想大富大貴。有一天吃飽了飯,躺在院子里槐樹下睡午覺,夢見自己到了一個槐安國,遇到了公主,他就吹自己如何如何有本領,結果騙娶了公主,又作了太守。沒過多少時間,敵國攻打來了,結果沒幾下,他就被打敗了,公主自殺,國王把他驅逐出境。他醒來之后,哪里有槐安國啊?只有槐樹下兩個螞蟻窩。這個叫“南柯一夢”,同黃粱夢一樣。另外還有一個莊子的蝴蝶夢,這些都是有名的,說人生如夢,夢如人生。

——《人生的起點和終站》

昔者莊周夢為胡(蝴)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適志與!不知周也。俄然覺,則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夢為胡蝶與?胡蝶之夢為周與?周與胡蝶,則必有分矣。此之謂物化。

他說,我過去做了一個夢,夢到我自己不知道我了,覺得自己是一只蝴蝶。像梁山伯、祝英臺一樣變成蝴蝶了,哎喲!那個飛呀飛的。就是我們青年現在作的白話詩,飛啊飛的!飛得真高興,從那個山飛到這個樹啊!就是那個樣子,舒服極了,“栩栩然”!形容那個飛得飄飄然的。“自喻適志與!”在那個時候,自己夢到當蝴蝶,真舒服啊!“不知周也”,莊子的名字叫莊周,那個時候我不知道自己是莊周。“俄然覺,則蘧蘧然周也。”蘧蘧然是形容嚇一跳的樣子,他說,一下夢醒了,哎呀!我還是莊周。“不知周之夢為胡蝶與?胡蝶之夢為周與?”這一下我糟糕了,我搞不清楚了,究竟是蝴蝶在夢中化成莊周呢?還是我莊周做夢夢到化成蝴蝶呢?

你說說看!現在我們不管莊子的問題,想想我們自己,人生活著是個夢,是這幾十斤肉現在做夢,夢到變成我嗎?還是等到有一天我大醒,或者等到民權東路口那個(殯儀館)的時候,才說我變成肉呢?這就不知道了,莊子沒有下結論。莊子說,當我夢到是莊周的時候,是蝴蝶夢莊周?還是莊周夢蝴蝶?這個還不說,譬如大家青年同學,很多結了婚生了孩子,變成媽媽,你究竟由女兒兒子變成爸爸媽媽,還是由爸爸媽媽變成女兒兒子?想想看,還真是個問題。

是的,人生如夢,莊子在前面說,夜里做夢時喝酒,白天會流淚;夜里做夢死掉了,也許白天發了財,中了愛國獎券。夢境很難把握。我們現在活著這個生命的歷程,前途的好壞,你有沒有把握?也同夢境一樣沒有把握,這個大夢中究竟是哪個對?他下面提一個問題。

“周與胡蝶,則必有分矣。此之謂物化。”究竟是莊子變成蝴蝶,還是蝴蝶夢到莊子呢?這個中間一定有個分別,一定有個主宰的,有個道理的!譬如說,我們昨天夜里做個夢,哎呀!昨天夜里做個夢,嚇死了!真好笑!對不對?大家都經過的,尤其是吃飽了消化不良,夢到被鬼趕,或者被人追,自己躲也躲不掉;或者有一樣東西消化不了,這是身上有風濕,根本不要怕的,這些叫作病夢,也是生理上的問題。發炎的時候,夢到火燒;身上水分太多,有濕氣夢到大水,這一類在《黃帝內經》上屬于病夢,與生理都有關系。

你說昨天夜里做一個夢,把自己嚇死了,真好玩,到底是現在在說夢話?還是昨天夜里在做夢?我們自己想想看,這是一個大問題。那么不管是昨天夜里在做夢,還是現在在說夢話,昨天夜里做夢的時候,你說自己知不知道是在做夢?有個青年同學答復不知道。但是你錯了,當我們在做夢的時候,我們很清楚耶!對不對?你想想看,曉得那個是紅燒肉,也曉得去挾!而且喜歡吃肥的一定選肥的,你說你在做夢,怎么會不清楚啊?你夢中喜歡的人,你看到高興得不得了,你夢中并沒有糊涂,對吧!我們現在醒著的,是真糊涂。你不要認為現在不像在夢中,不相信的話,昨晚睡一覺,今天起來了,昨天夜里做過的事,你想得起來嗎?都糊涂了嘛!所以你白天自己認為這個清醒的主宰,是個大糊涂啊!夢中認為那個糊里糊涂的并不糊涂啊!很清楚!生死的道理,生命的道理,要在這個地方參究。莊子點題點得非常清楚,由忘我講到最后結論,最后一句話“此之謂物化”,是中國文化道家的思想。

道家看宇宙萬物,都是互相在變化,以道家的觀念看,這個宇宙是個大化學鍋爐,我們也不過是這個鍋爐里頭的化學品而已!現在我們的化學藥怎么樣呢?青菜、蘿卜干、牛肉、番茄炒蛋裝進去,還有什么菠菜啊!白菜裝進去,又變化出來身上的細胞,頭腦又會思想;當我們死了以后,我們的肉爛了變成肥料,又變成青菜、蘿卜啊!又化成這些東西,彼此都在化,化來化去,“物化”。所以生與死,在道家不叫做死,道家對人死叫物化,是另一個生命變化的開始。死沒有什么可悲,活著也沒有什么可喜,所以在婦產科前,不必送喜幛,殯儀館前也不要送挽聯!他說都差不多,不過一個是睡覺去了,一個是來做夢,如此而已。

——《莊子諵譁》

——以上篇幅,皆選自《南懷瑾選集》,篇幅有限,恐難盡意,欲辨玄旨,請閱原書。

歡迎轉載分享但請注明出處及鏈接,商業媒體使用請獲得相關授權。
0

最新評論 已有條評論

韩国快乐8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