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南方來信 南方美術 南方文學 南方人物 南方評論 南方圖庫

南方評論

余光中:中國人得不得諾獎無所謂,莎士比亞也沒得

2012-09-29 01:44 來源:揚子晚報 作者:馮秋紅 閱讀

  余光中昨在寧接受本報專訪談文壇熱點——

  文學諾獎評審團只有一人懂中文

  又一個丹桂飄香的季節,又一次與故土的相遇。昨日,81歲的著名詩人余光中再回故鄉南京。這一次,他是應江蘇省臺聯邀請,攜臺灣中華語文教育促進協會參訪團一行10人來寧。13日與16日,他將先后在省政協和南京大學做兩場演講。昨日,在他下榻的議事園,本報記者獨家專訪了他。這位鄉愁詩人跟記者談到溫家寶總理引用自己的詩時頗為感動。數年前溫總理訪美,遇到臺海問題的提問時,深情吟詩作答:那淺淺的海灣,是最深的鄉愁,是最大的國殤。這一引自《鄉愁》的詩句,給了余老莫大的榮耀,也令他至今感懷。這位錦心繡口的大才子,談起剛剛頒出的文學諾獎,不改書生本色,稱“中國人得不得諾獎,無所謂,幾個瑞典文學院的人決定不了什么”,并大呼“華人世界應有自己的信心”。

  關于諾獎 真的無所謂,莎士比亞也沒有得過

  一位鄉愁眷眷的詩人,他對中國文化的眷戀可想而知。對于諾獎,其實去年他就曾說過:“不要把諾獎看作世界文學獎,把它當作西方文學獎就比較好一些,因為它主要是給西方語系”。今年的文學諾獎剛剛揭曉,又一次與中國人無緣。采訪,于是從這個話題開始。

  記者:今年的文學諾獎頒給赫塔·穆勒,很多人覺得意外,想知道您的看法?

  余光中:我對她不太熟悉。不過,頒給一個詩人也是散文家,這點比較難得。以往得諾獎的以小說家、戲劇家居多。散文家極少,因為西方不大出散文家的。而且這個穆勒年紀也不是太大,好像就50來歲吧,這點也比較難得。諾獎一般都喜歡給年紀大的作家。

  其實我本來也看好加拿大的一位女作家瑪格麗特·阿特伍德,她的小說很有成就。我曾經邀請她到臺灣演講。她回答說她不但沒到過臺灣,連亞洲都沒有去過,可見西方中心論有多厲害。我還是這句話,這個諾獎,歐洲圈子得的人最多,不要把它看成世界文學獎,這是西方文學獎。

  記者:好像您曾經提議過設立與諾獎抗衡的華語獎?

  余光中:這個事情是可以做的。你看,以華文為母語的,世界上有十幾億人之多,不但超過了西班牙語系,也超過了以英語為母語的人口,F在內地有茅盾文學獎、魯迅文學獎,但海外作家得的很少。香港現在設了“曹雪芹小說獎”,莫言這些大陸作家也得獎,吉隆坡有“花蹤文學獎”,都還不錯。

  其實所謂的“世界性”,那也是西方人坐莊,他們說了算。瑞典文學院的那幾個評審,只有一個人懂中文,而英語是個個都懂,至于德語、法語也是懂的人多。有所偏頗在所難免。諾獎頒了一個世紀了,瑞典的政治穩定,一直是皇室在做這個事情,也已經成了一塊金字招牌,不可能改變他們的傳統。

  莎士比亞也沒有得過,所以中國人得不得,真的無所謂。信心應該自己培養,華人世界應有自己的信心。其實西方的那些作品,翻譯成中文,差得遠了,F在是中國人的作品在翻譯成英文跟人家比。莎士比亞的作品翻成中文,就沒有湯顯祖、孔尚任好。我們的民族要有自信一點,幾個瑞典人的口味,決定不了什么。

  關于詩歌 流行歌詞就是詩,別跟周杰倫“較真”

  諾獎頒給了一位詩人,內地詩歌界就有些歡欣鼓舞。有意思的是,大眾普遍覺得詩歌比較邊緣,詩人們自己倒是覺得一派繁榮。對此,“資深詩人”余光中無疑是有發言權的。

  記者:這次諾獎頒給一位詩人,國內的不少詩人很受鼓舞。因為在大眾眼里,詩歌還是比較邊緣的。

  余光中:這個問題詩人要問問自己,如果邊緣,是不是寫了之后讓人看不懂,或者懂得不夠,并不能完全怪讀者的冷漠。(這時,余夫人范我存插話道:讀者自己也要問自己,是不是不夠用心去讀,兩邊都有責任的)

  記者:那么,在您看來,現在中國的詩歌現狀究竟如何呢?

  余光中:詩歌永遠都是受歡迎的,新詩不多,很多人就讀古典詩。我以前很喜歡內地流沙河的詩歌,不過近年他寫雜文、小品,不寫詩了,F在內地的詩刊很多,比如《上海詩人》、《揚子江詩刊》,出乎意料的好,插圖也都很好。廣州也有一群詩人,比較活躍。詩歌受不受歡迎,可以自我考驗一下?纯蠢收b起來,配樂,能不能贏得聽眾,古人吟詩很普及的。

  記者:您在生活中也經常吟詩嗎?

  余光中:對,經常吟詩。(笑)不過我現在音色沒有以前好,嗓子也有些沙啞了。這次來南京大學演講,我會朗誦幾首詩,有中文的,也有英文的。

  其實在大眾心目中,流行歌詞就是詩。大家喜歡一首歌,也是喜歡歌詞,否則也不會喜歡他們的音樂。

  記者:您曾經把周杰倫的歌詞收入臺北縣的語文課本?

  余光中:是的。詩與歌是相應和的。像弘一法師、趙元任。還有披頭士的歌,歌詞非常好。

  記者:不過像周杰倫的歌,歌詞爭議很大,比如《青花瓷》,就有人挑刺說“不通”。

  余光中:喜歡就行,不必過于講究(余夫人在旁道:周杰倫的歌詞,不要太較真,好聽,有好的意象,就行了)。還有,內地的散文蠻發達的,跟西方的相當不一樣。余秋雨的散文,很多人認為相當有成就,有文化的意義。還有沈從文的學生汪曾祺,還有楊絳,散文都很好。

  關于愛情詩 有寫給夫人的,也有“糊涂賬”

  才子多情,余光中先生也不例外。曾有人統計過,在他寫的800多首詩歌中,有100多首是情詩。難得的是,寫了這么多情詩,余老卻一生只守著一個女人:1956年與他步入婚姻殿堂的范我存女士。

  記者:省臺聯會長、南京大學的胡有清教授新近編纂了您的一套愛情詩選,很惹人注目。請問這些情詩都是寫給您夫人的嗎?

  余光中:寫給妻子的詩,也可以說是親情。這一次胡教授編輯的是一套四本,一本是“鄉愁”,一本是“愛情”,還有“懷古”與“風物”?赡芪医o大家 “鄉愁詩人”的印象太深了,所以胡教授想改變大家心目中的這種形象,讓大家看看我別的詩。其實我的詩還不止這些,我還有一些幽默的詩,還有一些“自述”,就是表明自己是什么樣一種人,還有我的意愿。這部分詩也有100來首。

  胡有清:余光中的愛情詩中,有些自然是寫給他以前的戀人、現在的妻子的。有些則是若有若無、說不清的,還有一部分是沒有特定對象的,就是對愛情的歌頌。有一些則是被逼出來的,比如《紅豆》,是應紅豆集團所寫;還有《粥》,是應臺灣的中華粥會寫的,由粥而演繹出夫妻間多少年的感情。

  余光中:這次到南京大學,演講的題目是“詩與愛情”。西方寫“我愛你”,這樣的詩歌很多 。但中國,唐詩三百首,寫愛情的極少,要么就是“閨怨”,要么就是“宮詞”。這就是我們民族特有的表達方式,也是我們的文學傳統。

  記者:您和您的夫人恩愛這么多年,應該已經過了金婚吧?

  余光中:06年的時候我們過金婚,三代同堂,坐上一條游輪去阿拉斯加看冰川。去年我們又三代同堂,坐上一條游輪去了挪威。我今年81歲了,不過,我還有個愿望,就是自己駕車,和老伴一起去飽覽祖國的西部風光,看看河西走廊一帶的新風光。

0

熱點資訊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聯系電話:13882336738 QQ:906001076
電子郵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請將#改為@)
蜀ICP備06009411號-2
韩国快乐8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