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歡迎光臨:中國南方藝術(www.ybvave.live)!收藏我們 [高級搜索]

五位不可不知的中國藝術收藏家:趙孟頫、項元汴、乾隆、龐元濟、福開森

2019-10-14 10:19 來源:中國南方藝術 閱讀

士人、名流、文人思考宇宙玄虛,體味山川人文,標榜風流姿態,對于詩文、書法、繪畫、園林, 山水的欣賞也形成了新的文化潮流,文藝不再服務于禮教 附麗于宗教, 書法和繪畫不再是僅服務于政治,宗教、道德目的的實用技能, 有了相對獨立的地位和評價標準, 成為文化階層創作,欣賞、研討、購藏的對象。在政教、祭祀、實用功用之外, 出現了從個人興趣、審美愉悅、學術研究等目的出發進行的收藏行為。欣賞者、收藏者可以通過書畫藏品表達情感、觀點,擁有文化藝術品成為品位和身份的象征。

——《中國藝術收藏史》

今天為您介紹值得關注的五位中國藝術收藏家:趙孟頫、項元汴、乾隆皇帝、龐元濟、福開森。

趙孟頫:書畫家作為收藏家

趙孟頫(1254-1322年)是元代初年最為著名的文人、書畫家,也是當時最為重要的收藏家之一。

趙孟頫肖像

趙孟頫肖像(清代摹本),絹本設色,清代(19世紀),大都會博物館

《紅衣羅漢圖》,紙本設色,趙孟頫,藏于遼寧省博物館

《紅衣羅漢圖》,紙本設色,趙孟頫,藏于遼寧省博物館

趙松雪書《心經》,紙本墨筆,藏于遼寧省博物館

趙松雪書《心經》,紙本墨筆,藏于遼寧省博物館

與其同時代的著名書畫家鮮于樞認為趙孟頫“篆隸正行顛草,俱為當代第一”,可見時人的推許。趙氏不僅是著名的書畫家,同時也是出色的鑒藏家,他宦游南北、出入內廷,對鐘鼎彝器、書法碑帖、古畫硯印所見甚廣,時人稱他“鑒定古器物、名書畫,望而知之,百不失一”。他晚年名播海內,求書購畫者門庭若市,名聲顯赫,經濟富足,收藏上出手闊綽,延祐四年(1317年)曾以五十金購得宋人王居正之《紡車圖》。

趙孟頫精于鑒別,敏于收藏,藏品來源主要有家藏、贈送、市購、交換等方式。

項元汴:古代最大的私人書畫收藏家

明代中后期富商巨賈躋身頂級藝術品收藏家行列,他們對珍稀藝術品的競相購買成為藝術市場上的顯著現象,項元汴可以說是這類商人收藏家的代表。

項元汴肖像

項元汴肖像

嘉興項氏家族靠經營典當業發家,后到處置地買屋,靠收取地租和放貸積成巨富。

家中三兒子項元汴(1525-1590年),字子京,號墨林,從小接受科舉教育,好詩文、丹青。他捐了國子監監生的身份, 不入仕途,一邊從商一邊從事收藏。

項元汴藏品 王獻之《中秋貼》,小楷,現藏于故宮博物院

項元汴藏品 王獻之《中秋貼》,小楷,現藏于故宮博物院

讓項元汴在當時和身后出名的是他對收藏的熱衷和成果的豐碩。他花費巨資廣購文玩珍異、金石遺文、法書名畫,江南的世家大族要出售舊藏的時候常常首先就想到他,當時文人認為“海內珍異十九多之”,“三吳珍秘,歸之如流”。

黃庭堅《自書松風閣詩卷》,上有項元汴等人的鑒藏印,現藏于臺北“故宮博物院”

黃庭堅《自書松風閣詩卷》,上有項元汴等人的鑒藏印,現藏于臺北“故宮博物院”

項元汴曾獲一古琴,上刻“天籟”兩字,故將其儲藏之所取名天籟閣,并鐫有天籟閣印,經其所藏歷代書畫珍品,多以“天籟閣”等諸印記識之,往往滿紙滿幅。

他收藏的顧愷之《女箴圖》、閻立本《豳風圖》王摩詰《江山圖》被時人目為“絕世無價之寶” 。

顧愷之《女箴圖》

顧愷之《女箴圖》

因為他有錢而又好收藏,很多人也用書畫從他這里質押借錢,如陳繼儒《秘岌》記載三塔寺的和尚曾把宋高宗手書《龍王來力》質押在他家。這些奇珍異寶自然也吸引了喜好收藏的文人士大夫的目光,當時到訪嘉興的高官亞貴、文壇盟主畫壇新秀無不以登天籟閣賞畫為樂事。

乾隆皇帝:清代皇家收藏的“好大求全”

乾隆皇帝是宋徽宗之后最為愛好書畫收藏的皇帝。

乾隆畫像

乾隆畫像

好大貪占的心理奇妙地集合在乾隆皇帝的身上,他不同時期對自己為何熱衷收藏的 “表態”常常顯得有點虛偽,但是鑒于他的權威地位,臣子對此只能給予頌揚并按照“潛規則” 竭盡全力迎合皇帝的收藏癖好。

黃公望《富春山居圖》 上有乾隆收藏印現藏于故宮博物院

黃公望《富春山居圖》 上有乾隆收藏印現藏于故宮博物院

乾隆皇帝喜好收藏廣為人知,大臣為了取寵紛紛進獻奇珍異寶。督撫在元旦、萬壽節這樣的正常慶典之外,在端午、中秋、上元等節慶也紛紛進獻書畫古玩金玉。

《弘歷觀畫圖》,紙本設色,清代乾隆時期,郎世寧,故宮博物院

《弘歷觀畫圖》,紙本設色,清代乾隆時期,郎世寧,故宮博物院

這是傳教士畫家郎世寧創作的一件“畫中畫”,圖中身穿寬袍大袖便服的乾隆帝(弘歷)正在庭院中欣賞自己收藏的古玩書畫,眼前三個侍者打開的是另一位宮廷畫家丁云鵬所作《洗象圖》,描繪的是扮作普賢菩薩的乾隆皇帝正在觀看眾人給白象洗澡的場景。還有幾位童子正在捧著畫軸、古琴、瓷瓶、寶匣走來, 顯然乾隆皇帝要在此觀賞消磨一段時間。他身側右手倚靠的方桌上擺放著九件古玩器物 ,有宋瓷 青銅編鐘、明宣德祭紅霽青蓮瓣鹵壺 漢墨玉牧羝器架等。

在好大喜功的乾隆皇帝的收藏之下,皇家的宮廷收藏盛極一時,構成了故宮博物院收藏的主體。根據1925年官方統計,故宮擁有117萬余件文物,這是按照民國時期的文化觀念統計的結果,其中一些并非是皇室刻意收藏的文玩,僅僅是實用物品。

龐元濟:20世紀最大的中國書畫收藏家

龐元濟(1864-1949年),字萊臣,號虛齋,是民國時期的一代收藏巨擘,私藏可謂名作薈萃,精品迭出,經手書畫高達5000件,被王季遷稱為“全世界最大的中國書畫收藏家”。

龐元濟肖像照

龐元濟肖像照

龐元濟生于浙江吳興南潯富豪之家,是南潯“四象”之一龐氏開創者龐云繒的次子。龐云繒以經營蠶絲發家,光緒年間便富甲一方,與“紅頂商人”胡雪巖交情不淺,又曾為左宗棠代購軍火獲取暴利。

龐元濟子承父業,在上海,江蘇吳縣、吳江,浙江紹興、蕭山等地擁有米行、醬園、酒坊、藥店、當鋪、錢莊,房地產等產業。

1924年后他常年居住在上海,與上海本地以及流寓上海的鑒藏家、古董商鄭孝胥、張大千、吳湖帆、謝稚柳、王季遷、徐邦達、張珩等交往,也彼此交換、買賣藏品。

《虛齋名畫錄》民國刻本,龐元濟為藏品三本著錄畫目

《虛齋名畫錄》民國刻本,龐元濟為藏品三本著錄畫目

龐元濟從小喜歡研習字畫和碑帖,擅長書法繪畫,未及成年就喜歡購置清乾隆時人手跡刻意臨摹,他自稱是“嗜畫人骨”,旁及書法、銅器、瓷器、 玉器、 古砂器、鼻煙壺、碑刻和文房器具等。

清末民初朝代更迭,社會動蕩,收藏世家紛紛拋售所藏,而上海當時就是一個主要的書畫市場。

龐元濟既擁有財力,又精于鑒賞,在門客陸恢等人協助下 “每遇名跡,不惜重資購求”,故而清末“南北收藏,如吳門汪氏、顧氏,錫山秦氏,中州李氏,萊陽孫氏,川沙沈氏,利津李氏,歸安吳氏,同里顧氏諸日家,爭出所蓄,聞風而至,云煙過眼,幾無虛日” (《虛齋名畫錄·自字》),而1911年辛亥革命后又一次藏品大換手也讓他所獲甚豐,“比年各直省故家名族因遭喪亂,避地來滬,往往出其藏...以余粗知畫理兼耆收藏,就舍求售者踵相接”(《虛齋名畫續錄》)。

龐元濟曾親赴北京收購吳鎮《漁夫圖》、南宋夏圭《灞橋風雪圖》,金代李山《風雪杉松圖》、元代錢選《浮玉山居圖》、元代張渥《雪夜訪戴圖》等。但是他最大一筆收藏應該是買下晚年落魄的上海著名出版家、收藏家狄平子(1873-1941年)手中的大批宋元名跡,如尉遲乙僧的《天王像》、王齊翰的《挑耳圖》,王蒙的《青卞隱居圖》 《葛稚川移居圖》董源的《山水圖》 趙孟順的《龍神禮佛圖》 《簪花仕女圖》、柯九思的《竹譜》、黃公望的《秋山無盡圖》等。

吳鎮《漁夫圖》

吳鎮《漁夫圖》

民國三年(1914年)上海商務印書館印制了《中華歷代名畫記》一書,采用當時先進的珂羅版照相技術呈現繪畫作品,收入龐元濟收藏的古代畫作共76件,包括手卷20件、畫軸52件及“名筆集勝冊”4件。與龐氏此前的藏品目錄以齋號命名不同的是,本書命名更為宏大,還有中英對照序文。

如今,龐元濟的藏品國內多存于北京故宮博物院、上海博物館、南京博物院、蘇州博物館等處,國外則主要藏于美國弗利爾美術館、底特律美術館、納爾遜藝術博物、克利夫蘭美術館等收藏機構。

福開森:收藏家、經紀人、傳教士的混合

1935年6月29日,北京出現了一則轟動文化學術界的新聞。《大公報》特辟“福開森博士藏品贈華紀念特輯” ,集中刊發福開森與金陵大學校長陳裕光、內政部古物陳列所主任委員錢桐簽署的《贈與及寄托草約》以及故宮博物院院長馬衡《記福氏古物中之至寶》等九篇文章,披露美籍福開森博士決定將他收藏的千余件中國文物全部贈獻南京私立金陵大學,并先期將所贈各物寄托北平故宮博物院文華殿,開辟福氏古物館展出。

“得之于華,公之于華”,《大公報》對福開森的舉動予以高度評價,稱此舉“為我國文化史上從來未有之事也”。

《大公報》圖片

《大公報》圖片

因為金陵大學當時尚無適當地點保存這批古物,福開森與北平古物陳列所商議,請該館在故宮文華殿特設福氏古物館,先期代為保管并公開展覽,等條件成熟后運往南京金陵大學。

這些藏品分為銅器、玉器、陶器、瓷器、繪畫、墨跡、碑帖類,市值達四五百萬銀元。北京多家報紙對此次捐獻和展覽報道不斷,國民政府還專門頒布“關于嘉獎私立金陵大學校董福開森捐助古物予本校”的指令,這對1930年代的中國文化界產生了重大影響。此后北平古物陳列所多次催促金陵大學遷移包括小克鼎在內的福開森捐贈之物,惜受種種歷史原因限制,到1945年福開森去世時都未能如約。

福開森肖像

福開森肖像

民國初年福開森開始介入古玩生意,1912年作為中國派出的四名代表之一參加在華盛頓召開的世界紅十字大會,順便與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接洽為該館采購中國古董。大都會預付5萬美元給他去購藏古代繪畫、青銅器和陶瓷,可他6月份回到北京后購買的一批繪畫作品并不受大都會博物館的歡迎。后來的學者認為其中多數真偽很成問題。福開森對畫作的鑒定水準不高,而且常常過于輕信他認識的中國收藏家、畫家、官員的推薦。

青銅簋,青銅器,商代,藏于大都會博物館

青銅簋,青銅器,商代,藏于大都會博物館

大都會博物館在1914年解除了和福開森的合約,不過之后他們仍然在一些收藏事項上合作,福開森為大都會博物館收購了數件舉世聞名的青銅器,包括端方舊藏的西周青銅禁組器。

當時整個西方世界對中國的青銅器還不甚了了,福開森全力說服大都會的董事會拿出整年的收藏基金去購買這樣一套青銅器,如今它成為了大都會博物館里最重要的青銅器收藏。

在中國,福開森積極促成了許多文化項目,如福開森與朱啟鈐、金城推動北洋政府將已收歸國有的紫禁城前朝部分仿效外國開設博物館等項目,在文化藝術界很有影響力。

以上內容摘自《中國藝術收藏史》

藝術的發展、文明的傳承離不開收藏,從“大文化”的角度回顧收藏現象興起、轉變、延續至今的全過程,不僅對藝術界、收藏界有重要參考意義,更可以幫助公眾了解中國藝術演進的悠久歷史、認知中國文明傳承的獨特機制。

——中國美術家協會主席、中央美術學院院長范迪安

來源:商務印書館

歡迎轉載分享但請注明出處及鏈接,商業媒體使用請獲得相關授權。
0

最新評論 已有條評論

韩国快乐8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