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歡迎光臨:中國南方藝術(www.ybvave.live)!收藏我們 [高級搜索]

納塔莉亞·岡察洛娃:藝術創新者與靈感繆斯

2019-10-09 09:49 來源:中國南方藝術 閱讀

在她漫長而多彩的一生之中,納塔莉亞·岡察洛娃(Natalia Goncharova)改變了我們對藝術家的固有印象,也挑戰了藝術、社會以及性別的諸多傳統限制。岡察洛娃32歲就已經是俄羅斯先鋒派的領袖人物,隨后,其國際聲譽更是借助俄羅斯芭蕾舞藝術的傳播而享譽巴黎。她那絢麗生動的表演服裝讓舞者的身體更為現代,雜糅俄羅斯民族風格與結構主義的舞美設計也為芭蕾的魅力增添了時空的歸屬。英國泰特現代美術館(Tate Modern)對這位現代女藝術家的大型回顧展,可以看成是她最終得到藝術史認可的標志之一。

《收獲:天使向城市扔石頭》

《收獲:天使向城市扔石頭》(Harvest: Angels Throwing Stones on the City),1911,布面油畫, 100x 129 cm

多變的藝術家與先鋒派領導者

我們說不清楚岡察洛娃到底歸屬于哪個藝術門類,或者到底最擅長于使用哪種藝術形式。繪畫、印刷、舞臺設 計、時尚配飾、電影、室內設計、書籍插圖乃至表演藝術,她都還算擅長。她還把自己在繪畫和舞臺設計上的形象用作印刷模板、海報以及藝術家之書的制作。其藝術創作的廣泛性甚至比當下藝術學院內綜合材料的概念更高一層。

《采摘蘋果的農民》

《采摘蘋果的農民》(Peasants Picking Apples),1911,布面油畫,104.5 x 98 cm

扎達聶維奇(Llia Zdanevich)是岡察洛娃首位傳記作者,她創造了“萬物主義者”這一詞匯來概括岡察洛娃的藝術方法,這個詞確實有助于我們走進這位藝術家的世界。正如岡察洛娃和終身伴侶,同為俄羅斯先鋒藝術家的米哈伊爾·拉里奧諾夫所說:“我們了解一切適合我們藝術表現的風格,無論是過去的還是當下的。”

論及俄羅斯先鋒派,我們的敘述需要切換到1913年前后的莫斯科,這可能是世紀之交最令人激動,最讓人向往的時空了。岡察洛娃此時仍在藝術學校里學習雕塑,但她已經不可避免地卷入了城市中最前沿、最激進的藝術運動和展覽之中。

她的作品與康定斯基、馬列維奇、塔特林一起展覽,結構主義思想完全打開了她的創作眼光和視野。她創立了許多先鋒派藝術家組織,包括鉆石杰克小組、猴尾巴小組、目標社,并且在這里結識了終身伴侶拉里奧諾夫。她還與宣稱“要把普希金、陀思妥耶夫斯基、托爾斯泰等等從現代輪船上丟下水去”的俄羅斯未來派藝術家大衛·布爾柳克、馬雅可夫斯基共同進行藝術創作,這一響亮的未來主義宣言《給社會趣味一記耳光》發表于1913年。她與未來主義詩人赫列勃尼科夫、阿列克謝·克魯赫尼謝赫一起,創造出Zaum詩歌。這種詩歌語言正是藝術家們創造的一個詞,由俄文的動詞“超越”和名詞“思想”構成,作為一種超邏輯、超理性的語言,有點類似民歌中的驅邪或招魂,它最終成為未來派詩人們的一個藝術目標,并影響了后來的視覺藝術、文學、詩歌等領域。

同樣是在1913年的莫斯科,岡察洛娃舉辦了自己第一次全面的回顧展,展覽包括800多件作品,超過一萬二千人參觀了展覽,賣出了31件作品,這一年她才32歲。展覽的成功當然少不了藝術家的精心策劃,不過這也正是岡察洛娃藝術人生貫穿始終的特點:先鋒的創意與精明的營銷。

立體未來派的俄羅斯民間藝術

岡察洛娃的繪畫風格,可以說是既明顯又模糊。她的作品融合了立體主義的分割與解構,未來主義的速度與片段。同時,也強調光線從物品表面反射以后的效果,這些形式上的特點,并非她首先發現,但她將其融合一體,并取名“輻射主義”。輻射主義注重的不是物品在我們的生活中所扮演的角色,也就是說,不是物品的使用價值或者意義,他們關心的是繪畫自身本質的凸顯,也就是那些色彩的集合,那些呈現各種色相、明度,堆積在一起的體塊,那些在畫面上呈現的深度、肌理。岡察洛娃認為,真正喜歡繪畫的人應該全神貫注于這些元素。

在1913年創作的《騎自行車的人》中,依稀辨認出的對象是冒著熱氣的杯裝飲料、戴鴨舌帽的男人、自行車、高禮帽、數字和字母……這些物品組合也許可以被生硬地強加上一些意義,但要更合乎藝術家最初意圖的話,也許是那些重復的、變化的線條和體塊,那些疊加的、發光的色彩和組合。尤其對不懂俄文的觀眾,那些字母已經失去了意義,成為純粹的形式和色彩。

在岡察洛娃的作品中,我們可以看到法國印象派的影子,她自己也毫不諱言:“現代法國畫家打開了我的眼界。”讓她的作品產生價值的,是另一個因素。“我抓住了祖國藝術的最重要價值,并通過它展現出東方藝術的價值”。無論是繪畫,還是后來的舞臺設計,都受到俄羅斯民間文化的影響,尤其是俄羅斯中部圖拉省的民間藝術和文化、東正教圣像畫、傳統木板巖板畫、店鋪幌子等,在現代主義的新框架中,呈現出一種“新原始主義”的訴求。

新原始主義不僅表現在岡察洛娃的繪畫中,也表現在她的舞美和表演服裝設計中。岡察洛娃曾經為俄派芭蕾作造者謝爾蓋·達基列夫的戲劇芭蕾《金色公雞》設計舞臺場景和服裝,為伊戈爾·斯特拉文克西的芭蕾舞《火鳥歸來》《婚禮》設計舞臺服裝。這些充滿俄羅斯民間藝術風格的場景在歐洲獲得了極大的認可。

也許我們可以說她的設計滿足了西歐人對東方的固有印象,即使是現在,看到這些場景和圖像,仍然能夠感受到濃郁的俄羅斯風情。誰又能說,固有印象不是一個事物最有代表性的印象呢?岡察洛娃的創新在于,她把這種固有印象用一種現代主義的方式表述出來。

來源:藝術與設計

歡迎轉載分享但請注明出處及鏈接,商業媒體使用請獲得相關授權。
0

最新評論 已有條評論

韩国快乐8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