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歡迎光臨:中國南方藝術(www.ybvave.live)!收藏我們 [高級搜索]

為什么老百姓越來越看不懂現在的藝術了?

2019-09-30 08:54 來源:中國南方藝術 閱讀

為什么老百姓越來越看不懂這個時代的藝術品?是藝術創作出了問題,還是老百姓的文化水平需要提高?詩書畫印的藝術傳統是否正在失落?今日推送李燕先生和徐德亮先生在北大博雅講壇第82期的問答實錄。

讀者問答實錄

提問1:謝謝李老師,剛才講得非常精彩,我有一個問題,是不是說藝術先要符合大眾審美。但是很多時候某些藝術家的藝術都是看不懂,是不是因為我的水平沒達到看不懂,還是說有些作品本身可能就非主流或者不那么符合大眾審美,可能很快會被淘汰。您怎么看這個問題,是不是要符合大眾審美?

李燕:群眾看不懂這句話,至少有兩方面的解釋。一種從正面上,叫曲高和寡。它的藝術性相當高,你開始看不懂,逐漸地慢慢隨著你自己的文化水平提高,審美水平提高,你覺得自己看懂了,但是又有一些迷糊,過一段時間又提高,你自己的審美水平在不斷提高。我現在家里墻上掛著八大山人的印刷品,原作買不起。我現在的感觸是,一種真正的藝術,高的藝術,往往讓你看不盡。

還有一種你不懂,它本身是偽藝術,現在有人一來就是當代什么派,自己標榜一派。這種詞本身就不通,什么叫派?長江先始于涓涓細流,在流動當中容納百川,越來越寬,河床容納不下它,支流這叫派。毛主席不是有詞嗎,“茫茫九派流中國”。這個文化非常豐厚的,它形成一些支派。現在有些所謂當代藝術,我形容就是一碗水,潑地下,太陽一曬就干了,連流都沒流,它怎么形成派?所以有時候我們聽一個概念,你先得聽它本身合不合乎我們正常人頭腦的邏輯。現在我們開放以后,很多外國好東西進來了,同時有些垃圾也進來了。它迷惑人之處是什么呢?有意地讓你看不懂,就好像造一些詞有意讓你聽不懂。這不是新玩意,魯迅先生早講過,他最反對生造誰也不懂的形容詞之類。所以我覺得在這個事情面前,主要是兩個方面要盡量地識別。

當然中間還有這么一種狀態,他在探索,他還沒有形成自己的風格,他在試驗,這個過程中,很可能有些東西不到位,我把這個叫做試管生物。他未必真存活,可是你要允許他有一個試驗的過程。我們要有這個度量,但是一旦你已經在社會上被人標為大師了、巨匠了,而且還賣高價了,對不起,你五星級的標志我就按五星級標準來要求了。你服務差一點,我就要建議你去一個星,下一次覺得更不行了,你再去一個星,否則我要投訴了。所以這里面我們對不同內容有不同要求。因為現在有一批年輕畫家大膽嘗試,那你就不要苛求,人家自己沒稱大師啊,他在學的過程當中。我的學生年輕人很多,人家有些想法把畫拿來了,你把人怒斥一頓,下次不敢來了,誰都有自尊心。所以對這個事情要分清楚,要看他自己自稱什么,巧立名目的東西很多。咱們不要光看這些名目,還要看他的實質。

提問2:我們看到齊白石大師,李苦禪大師,像這樣很多大師的作品,都有一個很重要的東西,就是題畫詩。大家就能夠領略到畫與詩的關聯。但是我們看到現在很多畫怎么就沒有題畫詩了呢?包括我們在中央美院看這些學生的畫,我從來沒有見過誰還在畫上面題詩,甚至連畫的題目都沒有,就寫無題。怎么理解這個問題?

李燕:過去我們講中國傳統文化,講詩書畫印四結合,特別有時候講美術史,談到蘇東坡、王維,此人“詩中有畫,畫中有詩”,就是畫中間有詩意。我們不要狹義地來理解,要廣義地理解。所以畫中有詩,不一定在畫上要題一首詩,是讓你從這個畫中感覺到一種詩境,有時候上面可能就題兩個字。比如我老師畫的北京老百姓院里經常種的夜來香,黃的花。它白天不開花,晚上的時候開。他題了兩個篆字“月上”,月亮出來了,這就有詩的境界。淡淡的黃顏色的花,這就是畫中有詩。

還有詩中有畫,這樣的詩可千萬不能題到畫上,一題這畫就俗了。比如詩中有畫,已經有畫了,“兩個黃鸝鳴翠柳,一行白鷺上青天。窗含西嶺千秋雪,門泊東吳萬里船”,不必再畫,一畫就成圖解了。畫上題詩這是一大學問,不一定非要四句或者一詩,有的兩句就夠了。比如白石老人,人家誰都不畫棉花的畫,他題“花開天下暖,花落天下寒”,多好。棉花開了花,找一些棉花團,做成棉花,大家都有棉襖穿,天下暖。正是開花的時候,忽然雨下大了,水分大了,掉下來,棉花團長不成了,今年的棉花就收不成了,那當然就是天下寒。還有未必要押韻,比如畫南瓜蔓,剛才講書法有篆書、草書,畫的南瓜蔓,大南瓜,一看南瓜就是他親自種過南瓜的感覺,不是市場上、超市買回來的南瓜。畫南瓜用他自己自制的粗赭石,感覺又有泥土的味道,上面題一段:“南瓜荒年可以為糧,豐年可以為菜,春來勿忘下種,慎之慎之。”所以畫畫必題詩須是一種狹義的理解。恰恰有的畫俗氣,就俗在畫上題詩。

過去有題畫詩,小本買回來,畫一幅菊花,題一首菊花詩,畫梅花,題一首梅花詩,這反而在我們畫界正統來說是很俗的。這種俗是什么呢?叫雅極而酸,太雅,雅到極處就變酸了,所以叫酸儒。見面禮貌用語,“先生你好”,這就夠了,很文明。一見面“哈哈哈,君無恙乎?”我告訴你,你渾身骨頭都酥。我的國學老師包于軌先生說過,人俗到什么地步,我都不愿意見他面,滿臉都是詩。我們老師語言藝術特別高。他說什么東西,要用得恰如其分,小胖孩子,自己兒子、閨女,腦袋這兒點一點紅,就是美;鼻子這兒點一下,這兒點一下,你把你孩子弄成小丑了。所以要理解詩畫的關系。

再說說您談到美院學什么,現在我認為整個美術教學跟傳統之間脫節太重,我曾經要求傳幫帶,無償地傳幫帶。你問他們上我家學習收學費嗎?這是白石老人的傳統,跟我父親不收學費,我父親也不收學費,我也不收學費。每次我上課就比如傳統文化這樣的講座,穿插在課里面,必要講一回。不是要把你教成一個只會畫畫的弟子,而是要了解畫好了畫,周邊需要多少營養。而營養不光是你所知道的氮磷鉀三樣,這是你已知的元素,還有好多你不知道的,土壤的生命黃腐酸你知道嗎?還有別的你知道嗎?我希望你們知道的更多,這樣你的畫營養就更豐富了,我是這樣一種教學思想。

但是按那種教案來講的話,可就沒有這些東西了,就像現在有些學校教出來的博士,到社會上發現自己是一個“窄士”——我這個詞得合乎造詞原理,不用注解吧。特別是和官本位聯系在一塊,教授分等,這就麻煩了。最后他不在學生教學一線用功,而是在攀關系上用功,對不起,我說話尖銳一點,但還不是最尖銳的,因為來之前德亮囑咐過我。所以這個問題我只回答了你一半。

歡迎轉載分享但請注明出處及鏈接,商業媒體使用請獲得相關授權。
0

最新評論 已有條評論

韩国快乐8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