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歡迎光臨:中國南方藝術(www.ybvave.live)!收藏我們 [高級搜索]

博納富瓦的詩有多美 《彎曲的船板》讓日常事物重新儀式化了

2019-08-30 11:30 來源:中國南方藝術 閱讀

(揚子晚報/揚眼記者 蔡震)早晨曾屬于我們/我聚攏了灰燼/把水桶灌滿/擺在石板地上/讓薄荷那穿不透的香氣/流動在整個房間。8月24日晚,法國當代詩人伊夫 · 博納富瓦作品的譯者秦三澍來到南京先鋒書店,與作家包慧怡、翻譯家張博以“從詞語的風暴到詩的希望”位主題進行對談,分享博納富瓦晚期詩集《彎曲的船板》。

伊夫· 博納富瓦

伊夫· 博納富瓦

伊夫· 博納富瓦是20世紀法國最重要的詩人、翻譯家、文學評論家,世界詩壇舉足輕重的巨匠。1953年,他出版第一部詩集《杜弗的動與靜》,一舉成名,被公認為杰作。后來出版的《刻字的石頭》《在門檻的圈套中》等多卷詩集也均為不可多得的杰作。2016年7月,伊夫 · 博納富瓦在巴黎逝世。

《彎曲的船板》是博納富瓦出版于2001年的詩集,收錄了《夏雨》《遙遠的嗓音》《在詞語的圈套中》《出生時的舊居》《彎曲的船板》《依舊失明》《扔石頭》這七個子集,回憶與內省交疊,抒情與思辨并舉,呈現出詩人典型的晚期風格。

秦三澍介紹說,博納富瓦這本詩集其實在很多人眼里,包括在很多法國學界的批評家眼里,更多的是一種回憶之書。“里面有很多場景,我們能夠回溯到他的童年時期,讀小學時期,以及他到南法的祖父母家去度暑假時所看到的情景。”

張博同樣也發現,在這本詩集中,博納富瓦對于記憶、回憶這樣的詞,使用頻率非常高。“他試圖重現個人的童年記憶,以及語言的童年記憶,就像他在《出生時的舊居》中寫道的,“我知道我唯一的任務/只能是回憶”,而這個記憶對于博納富瓦來說似乎又不是輕易可以觸及的。”

包慧怡說她讀博納富瓦的詩作比較晚些,但是剛剛開始讀的時候確實是“有驚為天人的感覺,覺得錯過他太久了。”在她看來,讀博納富瓦的詩,能讓最簡單的一些事物,重新儀式化了。“他短短的一個句子,一只手伸出去觸摸一個杯子,他說光亮的水從融雪的手上褪去。“我覺得這是一個有魔力的瞬間,他賦予日常的,被重復太多次的,被消耗太多次的,而早就被我們忘記了的這個動作,一種特別的意義。”

譯者秦三澍,巴黎高等師范學院法語文學博士在讀,曾榮獲大江南北新青年詩人獎(2016)、全球華語大學生年度詩人獎(2016)、未名詩歌獎(2017)、人民文學 · 紫金之星獎(2017)等國內外文學獎項。寫作之余從事翻譯及批評,譯有博納富瓦詩集《彎曲的船板》、柯布西耶詩集《直角之詩》及二十余位英法語詩人作品。現為《飛地》叢刊詩歌編輯,"杜弗 · 青年詩叢"主編。

與他對談的包慧怡,1985年生,愛爾蘭都柏林大學英文系中世紀文學博士,復旦大學英文系副教授,曾獲中國書店文學獎、愛爾蘭文學交流會譯者獎、國家圖書館文津圖書獎等。張博,2009年獲南京大學文學院學士學位,以勒內 · 夏爾的抵抗詩學為主題攻讀法國文學博士學位。

來源:揚子晚報

歡迎轉載分享但請注明出處及鏈接,商業媒體使用請獲得相關授權。
0

最新評論 已有條評論

韩国快乐8开奖结果